最新旅游線路 主題旅游線路
首頁 > 旅游常識 > 正文

烏鎮,江南理想國

旅游常識2020-12-04
[導讀]中國人為什么都想去烏鎮?

烏鎮,江南理想國

中國人為什么都想去烏鎮?

“朋友,我勸你千萬莫要死釘住在上海那樣的大都市,成天價只把幾條理論幾張統計表或是一套‘政治江湖十八訣’在腦子里倒去顛來。到各處跑跑,看看經濟中心或政治中心的大都市以外的人生,也頗有益……所以此次雖然是一些不相干的事,我倒很愿意回故鄉走一遭。”

1932年,“一·二八”事變烏云未散,作家茅盾從上海返回烏鎮,寫下了這篇《故鄉雜記》。江南是中國人心靈的歸宿,八十多年過去,時勢早已不同,來到烏鎮的人們的心境卻頗相似:不想被釘在大都市里的人們,出來感受別樣的人間,獲得內心的寧靜。

茅盾大概不會想到,自己的家鄉會成為中國最炙手可熱的旅行目的地,一年中接待游客量超千萬,是無數人心中的第一古鎮。另一方面,烏鎮戲劇節、世界互聯網大會等國際性盛會,一次次將烏鎮推到聚光燈下……

古韻與新潮能否兼得?這是令烏鎮備受爭議的一點。但話說回來,假如中國確有一個地方可以兼具古典格調與先鋒屬性,那這個地方一定在江南,為什么不能是烏鎮?

最富庶的江南在夢里,也在水里

茅盾那次回鄉,省親之外,也是為小說《林家鋪子》《春蠶》采訪素材。他常常獨步小運河邊,凝視混綠的流水在橋墩下回旋,鄉里人不知道,只傳得“沈雁冰在對岸上看河水半天,一動勿動!”

這事記在另一位烏鎮人——作家、畫家木心的《塔下讀書處》里。1995年初,離開家鄉五十余年的木心回到烏鎮,他對家鄉的衰敗感到厭惡,唯獨石橋與流水讓他觸景生情: “江面運河的水是淡綠的、含糊的,蕓蕓眾庶幾百年幾百年地飲用過來。兒時,我站在河埠頭,呆看淡綠的河水慢慢流過,一圓片一圓片地拍著岸灘,微有聲音,不起水花——現在我又看到了,與兒時所見完全一樣……”(木心《烏鎮》)

隔岸觀水似乎是每個來到烏鎮的人必做的事情。水是水鄉之魂,柔波泛起,江南的盛景也就如畫卷般鋪展開來。

烏鎮的盛景首先體現在她的大。

今天烏鎮的范圍在明清時有兩個鎮,以南北向的市河為界,東為青鎮,屬嘉興桐鄉,西為烏鎮,屬湖州烏程,名分而實合,合稱烏青鎮,后來干脆叫烏鎮。

烏鎮縱七里、橫四里,青鎮縱七里、橫二里,面積之廣, 已超過了同時期的湖州府和嘉興府。清末民初,烏青鎮一度被劃分成7個小鎮,規模之大江南罕見。同時它還是江南人口最多的市鎮之一:茅盾回鄉那年,鎮上人口已達11萬5千余。

如此大鎮,只能發育在江南水網體系最繁忙的節點上。烏鎮分東、西、南、北柵,柵是水柵,也就是水門,在江南市鎮頗為常見,南潯、甪直、濮院等地皆有。烏鎮的四門,東往嘉興,西向湖州,南通杭州,北至蘇州,自是江南腹地的黃金路口。

朝廷沒有批準在烏鎮設縣,但另置“浙直分署”(江浙分府),任命同知(相當于副市長)管理。衙署大堂上有一幅對聯:“屏藩兩浙,控制三吳”,哪里是個小鎮衙門,簡直是總督府的氣勢。

今時的烏鎮依稀可見往日的神采,僅在東柵就有匯源當鋪、宏源泰染坊、香山堂藥店、三白酒坊、訪盧閣茶館等一干老字號恢復營業,金融、手工業、藥店、餐飲各行業,縣城里有的這里都有,仿佛明清江南社會的標本。木心在東柵財神灣長大,他回憶中的烏鎮是充滿活力的,“粉墻翠枝紅燈青簾夾雜其中,五色裳服寶馬香車往來其間,才像個太平盛世”。

應該說,這種活力就像木心眼中橋下慢慢流過的河水,微有聲音,不起水花。在他的潛意識中,往來的寶馬香車是慢的、郵件是慢的、甚至日色也變得慢,記憶中的少年時光卻又和“一生只夠愛一個人”聯系起來了。

其實又何止是木心,江南水鄉的氛圍中,沒注意到白墻烏瓦中的某處深宅大院很容易,忽視掉內心細微的波動卻很難。水鄉寄托了人們關于美好生活的所有想象,對于外鄉人來說,江南是不曾回過的故鄉,未曾謀面,氣息卻早已熟悉。

兩個“天堂”之間,傳承江南時空

烏鎮地處長江下游杭嘉湖平原腹地,1萬年前,這里受長江、錢塘江沖積,形成河網與沼澤密布的陸地。上世紀70年代,考古學家在烏鎮譚家灣發現了馬家浜文化的遺跡,證明7000年前的先民已在這里定居、耕種水稻、制作石器、陶器,孕育江南文化之源。

文明伴隨著戰爭。2000多年前的春秋時期,太湖流域的吳、越兩國交戰,吳人在此戍兵備戰,有“烏戍”之名。“烏鎮”則出現在唐代,不同于我們認知中的“鎮”,它更像是“烏戍”那樣的軍事性建制,長官是鎮守將軍烏贊。這位勇將后來成為烏鎮的保護神,現在西柵景區內仍有紀念他的祠廟。

宋代時有了烏、青鎮的記載,這才是我們知道的鎮,長官也成了監鎮官這樣的文職。這種性質的轉變和唐宋時期江南開發離不開。太湖周邊的沼澤完成了排干,什么“蘇湖熟,天下足”、“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”,都是那時候的說法。兩個“天堂”由大運河相連,中點便是烏鎮。

因為地處要沖,改朝換代的戰亂令烏鎮飽受沖擊;但也因其地位重要,每一次衰落后又迅速新生。水鄉的發展模式很簡單,無非是以河道為紐帶,形成臨水的河街,繼而出現縱深的巷弄。聚落格局因水而形,人們的視線也隨街巷蜿蜒而旋轉、壓抑、舒緩。生長于斯的烏鎮人受水鄉的生活美學影響,木心說自己的文字不追求反常和奇特,“每個寫作者都該是這樣的”。

共性之外也有個性,比如烏鎮特有的水閣。形制類似西南地區的吊腳樓,房屋一部分出挑水上,用水方便,還可以停泊小船,好像別墅一樓的停車庫。生活于水閣,人與水的關系便更親密了。

今日烏鎮的風貌是明清時期的,這也是江南的黃金時代。當時,全國絲綢多仰仗太湖流域的出產,烏鎮的繭行、絲行、綢行、布行極多,還有販賣桑葉和桑秧的,各種形態的絲綢產品在這里集散,產業分工與商品化的趨勢已頗具“資本主義萌芽”的色彩。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已經不足以滿足發展需要,烏鎮最繁盛時鎮上有典當行13家,可見經濟生活滲透之深。

只是商貿發達,水鄉也是沒有韻味的。宋代以來,烏鎮出過64 名進士、161名舉人,對比其他江南古鎮,或是內地州府,數量是相當可觀的。木心祖上是紹興人,在烏鎮做生意,掙了錢、立了足,子子孫孫都是讀書人;茅盾祖上是烏鎮鄉下的農人,也是經商起家,詩書傳家。

讀書人不僅重塑了鎮子的文化氛圍,更直接參與了景觀的營造,最典型的的例子就是茅盾故居。這里原是沈家老宅,1933年茅盾用《子夜》稿費翻新三間舊屋,作為書房和起居會客之所,連草圖都是他親自設計的。商業只是手段,文化才是根基,這是烏鎮人從來都知道的。

最中國與最世界,撞色江南

烏鎮是一場夢幻的沉浸式戲劇,而戲劇節則是“劇中劇”和高潮。

“在北京,看完一出戲,走出去是長安街、東四十條,這個夢可能一下子就醒了。而在烏鎮,走進鎮子迷失在劇場,是從一個夢走進另一個夢。……所有來的人都是參加演出的。”(黃磊采訪,2013)

戲劇表演和江南水鄉本身不太搭界,卻被撮合到一起,本身就是陳向宏、黃磊、賴聲川、孟京輝等發起人理想主義的產物。沒想到這種混搭特別“帶感”,除了專門新建的大劇院,烏鎮還把幾棟老屋改造成了頗具韻味的小劇場,陳丹青說在里面看戲好像過去的堂會,孟京輝說“一不小心又先鋒了”。

烏鎮是給每一個有夢的人準備的舞臺,街頭藝人在這里露天演出,熱愛戲劇、熱愛生活的人們聚在一起狂歡,這已經突破了人們對江南的想象了。

其實,江南是無限的,是人們自己限制了對她的想象。明清時候江南的園林、書畫、昆曲、制造……其實都是先鋒的。先秦的“泰伯奔吳”也好,兩晉永嘉南渡也好,兩宋建炎南渡也好,說的都是江南被北方移民開發,實際上最后都是突破北方傳統形成了自己的風格。

國際化的戲劇藝術和古巷古橋,給人一種“撞色”般的奇妙感覺。2014年,世界互聯網大會永久落戶烏鎮,似乎也就不那么意外了。無論是古鎮改造、戲劇節,還是互聯網大會,“烏鎮之路”都帶有先行者的精神,這正是江南一以貫之的精神內核。就好像人們看到上海的高樓大廈日新月異,不會覺得那樣不“上海”,反而覺得更“上海”了。

江南在明清以來都是中國最發達的地區,近代以后,傳統水鄉其實是衰落了的,但是現在卻因為物質上、尤其是文化上的改造而獲得新生。江南古鎮中,烏鎮是為數不多的文化內涵比明清時期更豐富的市鎮,可以說現在的她正處在比鼎盛期更鼎盛的時期。

烏鎮如夢,既保留了江南水鄉韻味的“形”,更重拾先鋒和前沿的“意”,在這里看到的不僅是水鄉的現在,也是江南的未來。


您好,歡迎瀏覽我社國內游 周邊游 西安周邊游推薦 濱海度假、草原休閑、山岳探險、鄉村民俗、紅色旅游線路等相關旅游線路,網上報價僅做參考,詳情請來電咨詢 029-86699768 86690158 86690914 86699469 謝謝!

標簽:最中國與最世界,撞色江南
打印

其他旅游常識文章

消息

返回頂部
(★^O^★)MG妹妹很饿闯关 手机麻将作弊软件免费 江苏十一选五手机版遗漏 加拿大西部快乐8 湖南体彩赛车官网 皮皮麻将app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广西11选走势图一定牛 福建福彩快3开奖形态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开奖走势图 辉煌棋牌官方网站 卡五星麻将必胜口诀 两个人怎样打麻将 十一运夺金任二技巧 浙江11选5推荐号 贵州快3预测推荐 香港五分彩是合法吗